2018年3月

原标题:四川一家五代7人患同一怪病去世,男子将捐献器官欲破解怪病

代志勇必须借助轮椅才能出行代志勇必须借助轮椅才能出行

当意识到下肢无力、走路容易跌倒的症状不是一种意外时,代志勇心里明白: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今年40岁的代志勇是家族中第八个出现这种“怪病”的人。截至目前,他的母亲、舅舅、表哥等7人已先后去世,无一例外,他们去世的原因,都是最初下肢无力,到最后运动功能逐渐丧失,最后瘫痪死亡。

“怪病”挥之不去,笼罩着代志勇的家族。让他不敢相信的是,就连15岁的外侄也在6年前发病,目前已经完全丧失行走能力。一周前,四川南充一家医院将代志勇接去做了全面检查,根据他的发病症状推测这是一种家族遗传性疾病,但具体病因需要做进一步基因检测。

就在40岁生日前几天,代志勇做了一个决定,死后捐献遗体供医学研究,他希望有一天,有人能破解这个家族“怪病”。

怪病

从外曾祖父到侄儿辈

已有7人因它去世

代志勇一直以为,自己或许能够侥幸逃脱这个家族“怪病”。至少,在他28岁发病之前是这么想的。

2006年,代志勇正在福建做小吃生意,妻子则在老家照顾5岁的儿子。代志勇无意间注意到自己下肢无力、走路容易摔跤的怪症状,而且,这种症状并非意外,是他本身身体机能根本控制不了才出现的症状。

“当时一下就明白,我可能也遭了(怪病)。”代志勇对身体表现出的怪异症状并不陌生,在此之前,他的母亲刘云碧、大舅刘云青、幺舅刘云志以及表哥和表妹,患病前都出现过这样的症状,母亲甚至因为这种“怪病”已经在2003年去世。而在代志勇发病后的几年里,家族中先他发病的另外4个亲人也相继离世。

在代志勇幺舅娘龙文芳的记忆中,刘云碧发病前是干农活的好手,“他们每个人发病都是一样的,就是莫名其妙突然全身无力,走路都没法走了,找了好多医生去看都不行。”

代志勇没有去医院检查治疗,他知道这是绕不开的家族怪病。“表哥之前去检查了的,医生也说这种病没得药物可治,是遗传性疾病,懒得去花冤枉钱。”

在接下来的6年时间里,从最初的勉强行走,到最后需要借助拐杖出行,代志勇亲历了身体机能的恶性变化,却无能为力。到2012年,代志勇“完全成了一个跛子,要拄棒才能走”,他决定回到位于南充市高坪区螺溪镇的老家休养。

“以前我们还不晓得,后来才知道,他(代志勇)外公和外曾祖父,都是因为这种怪病去世的。相当于,我们这个家族有7人都因此病去世。”龙文芳没有见过公公,因为在嫁到刘家之前,公公就因为这种病去世了。

“有人说,这种病只传三代,但现在都已经传到第五代人了,不晓得为什么会这个样子。”龙文芳有些懊恼,因为这种疾病,她失去了丈夫和大女儿刘燕,更让她想不通的是,就连15岁的外孙(刘燕的孩子),也在6年前患病,目前已经完全丧失行走能力。

代志勇很苦恼,“为何这种怪病,只出现在自己家人身上”?

诊断

基因变异的遗传性疾病

不可治但可防

螺溪镇三步桥村位于南充市高坪区,代志勇家的两层小楼,就在村里一片竹林掩映的地方。

3月19日,在代志勇40岁生日第二天,南充一家医院的医护人员听闻代志勇的身体情况后,将其接到南充做了一次全面身体检查。给他做外科体检的谢医生,让他将双手伸出来,然后并拢双手的手指。代志勇费了很大的劲,但大拇指始终无法与食指并拢。

南充家美体检医院业务院长、影像科主任郭伟知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从体检情况来看,代志勇的内脏器官都还比较良好,至于目前所患疾病的病因,医院根据其反映的症状和家族其他人的发病情况分析,这是一种家族遗传性疾病,初步推断可能是进行性肌营养不良。“我们也只是推断,具体病因需要去更大的医院做基因检测才能确诊”。

代志勇的表哥和表妹在去世前,曾前往南充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当时为二人诊治的神经内科教授吴碧华向记者回忆,根据当时的检查结果表明,刘氏兄妹俩所患疾病应该属于基因变异的遗传性疾病,这种病目前还无法医治。她也曾建议刘家去做一次基因检测,以便进一步确诊。

代志勇的儿子现在已经17岁,身体健康,在某职业学校读书,但他没有勇气带儿子去做基因检测,怕知道最终的检查结果。这些年,代志勇目睹了家族中其他亲人因患上怪病去世的情况,他不知道自己的那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

吴碧华告诉记者,刘氏家族所患疾病虽不可治,但可防。比如,有家族遗传病史的婚姻男女在女方妊娠时,先对胚胎做基因检查,一旦发现基因异常立即中止妊娠,避免遗传性疾病在后代身上发生。

生活

每天做俯卧撑

他坚持锻炼减缓病情恶化

眼下正是三步桥村油菜花盛开的季节,但代志勇已经没有能力踏上村里的小路去看油菜花了。他每天的生活圈子,仅限于自己的农家小院。就连二楼的房间,他也有好几年没上去过了,“地上肯定是好厚的灰尘了哟”。

不过,一楼的房间和庭前的小院打扫得很干净。“都是村干部来帮忙打扫的,我这个样子咋个扫嘛。”代志勇双手推着轮椅,从堂屋颤颤巍巍地走到院子里,对于他而言,走动也是一种必要的锻炼。

“虽然这种病治不好,但是我还是要坚持锻炼,这也能减缓病情的恶化。”一天中的大多数时候,代志勇都会坐在轮椅上看电视,而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推着轮椅在屋子或院落里转一圈锻炼身体,晚上睡觉前,他还会在床上做20个俯卧撑和仰卧起坐。

两年前,代志勇托人买回一部家用健身脚踏车摆放在卧室里,每天早上6点起床后,他就骑在健身脚踏车上锻炼半个小时。他一般中午11点左右煮饭,“早饭和中午饭一起吃,省事。”代志勇说,自己可以推着轮椅做饭,还可以炒菜,每天都要吃菜和肉,全靠邻居帮忙去场镇上买回来放在家里。

代志勇说,自己每个月有低保,还有残疾补助,平时政府也会给他送礼物慰问,生活并不成问题。每年,以前的同学也会为自己捐款。

决定

签下器官捐献登记表

“希望研究出治疗这种病的药物”

如今,代志勇说话明显变得很费力,和其他几位去世的亲人一样,患病后,他的语言功能正在无形中慢慢丧失。

他曾目睹了幺舅刘云志去世前的身体情况,四肢肌肉萎缩,说话吐词不清。他似乎看到了未来的自己,他说不想变成那个样子,却又无能为力。2015年,他决定和妻子离婚,儿子由妻子照管,“我得了这种病,她还年轻,可以去重新组建家庭好好生活”。

代志勇知道科学家霍金,他说自己的身体症状和霍金类似,并一度将霍金当成自己的榜样,勇敢地活着。3月14日,当他从手机报上得知霍金去世的消息时,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来类似这种病,真的还治不了”。

代志勇不知道自己会坚持到哪一天,40岁生日前几天,他联系了志愿者,希望自己死后将遗体捐献出来供医学研究,破解家族的怪病魔咒。3月15日下午,南充金彩虹公益协会副会长张忠贵和志愿者陈非凡前往代志勇的家中,为其进行了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

代志勇在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上郑重按下自己的拇指印,“希望捐出来让专家研究,看能不能研究出治疗我们这种病的药物”。对于死亡,代志勇并不惧怕,他说自己没有遗憾了,该走的地方,年轻的时候都去过了,但他唯一牵挂的是儿子,“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留给儿子,希望他将来靠自己的努力去慢慢创造”。

来源:成都商报

原标题:党员干部注意!婚丧嫁娶这些纪律“红线”要当心! 

日前,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倡导移风易俗,将“喜事新办、丧事简办”纳入村规民约,提倡只随礼50元,最高不超过100元,但不坐席。

云南省纪委、监察委近日下发了《关于规范农村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的通知》,明确除为本人及子女操办婚事,为直系亲属操办丧事外,其余事由不操办客事。婚事双方宴请总人数控制在200人(20桌)以内,丧事宴请规模也要规范控制。同宴请每桌菜品不超过12个,每桌费用控制在200元以内。

婚丧嫁娶乃人生大事,郑重操持本不为过。但是,什么样的婚丧喜宴属于“大操大办”?党员干部怎样才能做到不踩纪律“红线”?跟工人君(ID:grrbwx)一起了解下!

判断“红白事”是否属于“大操大办”

怎样算是“大操大办”?中央纪委网站曾刊文,对判定“红白事”是否属“大操大办”给出六条基本判定标准:

一看操办“红白事”是否使用公款;

二看是否使用公物,如公车等;

三看是否使用公产,如免费使用礼堂等;

四看来宾中有无管理和服务对象,是否收其礼金礼品,特别是有无借机敛财;

五看来宾中有无使用公物;

六看是否影响他人休息、破坏环境等。

有地方纪委还出台相关规定,要求各级严格执行“七个严禁”:

严禁以分批次、多地点等方式变相突破规定的规模;

严禁以任何方式邀请管理和服务对象、下属单位干部职工参加婚丧嫁娶事宜,收受管理或服务对象的礼金,借机敛财;

严禁动用公车、公物、公款等公共资源;

严禁以单位名义赠送礼金、礼品;

严禁在本单位或其他单位报销或变相报销费用;

严禁影响正常公务活动、单位工作秩序和社会正常秩序;

严禁搞有损社会公德的庸俗活动和封建迷信活动。

大致三类具体“操作办法”

目前,不少地方都结合实际出台了具体的“操作办法”,一些地区还形成了“报告—公示—曝光”机制,即摆酒前先报告,然后公示准备办多少桌、准备请哪些人,最后纪委通过明察暗访和举报把关,及时曝光、处罚违禁官员。

从“报告”程序上看,有地方要求各级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活动前,必须向所属党组织申报,说明时间、地点、邀请人员范围及数量。针对“曝光”程序,多地要求纪检监察机关充分发挥监督执纪问责职能,组织协调各级经常性地开展监督检查,特别是在重大节假日等操办婚庆喜宴的重要时间节点,集中对各地各单位作风建设情况,以及党员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活动情况进行明察暗访。凡发现在婚丧喜庆活动中不按规定报告、报告与实际不符、违规操办等方面的问题,一经查实,严肃处理。

对于党员干部办婚宴能摆多少桌、收多少礼金、请哪些人等具体问题,各地出台的具体“操作办法”大致可分为三类:

一是限定人数桌数。

二是限定礼金金额。

三是限定宾客身份。

除要求向纪委报告、限定人数桌数等较为常见的规定外,一些地方还对宴席的档次、标准作了规定。而在适用对象方面,不少地方将范围划定为“党和国家工作人员”,一些地方更是明确将离退休人员、农村“两委”班子成员、社区居委会专职人员等纳入监督范围。

违纪行为该如何处分?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八十五条是对党员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中违纪行为的处分规定:

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操办婚丧喜庆事宜,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中,借机敛财或者有其他侵犯国家、集体和人民利益行为的,依照前款规定从重或者加重处分,直至开除党籍。

中央纪委法规室在解答“怎样操办婚丧喜庆事宜才不算违规”时指出:

首先,本条是在原《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八十一条基础上修改而成的,将原条例第八十一条第一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修改为“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重在强调,除利用职权以外,利用职务所形成的影响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也是禁止的,以体现全面从严治党要求;对原第二款未作修改。

其次,本条对党员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中的三类违纪行为作出了处分规定。

一是利用职权或职务影响操办婚丧喜庆事宜,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的。此类行为无论是否大操大办,也无论是否收送礼金,只要该婚丧喜庆事宜是党员利用职权或职务影响操办的,如:使用管理服务对象的人力、物力,并且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

二是借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之机敛财的。其主要表现形式是行为人通过较大规模或者多次请客等形式,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中收取较大数额礼金。

三是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中,有其他侵犯国家、集体和人民利益行为的,如因操办婚丧喜庆事宜,干扰和妨碍正常的生产、生活、工作、营业、教学、科研、交通秩序和其他正常秩序的,或者有造成人员伤亡或者其他重大事故的,等等。

应当指出,禁止党员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操办婚丧喜庆事宜,或借机敛财或者有其他侵犯国家、集体和人民利益的行为,并不是禁止传统民俗。只要注意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形象,注意可能在群众中造成的不良影响,搞简朴、正常的婚丧喜庆事宜,一样体现传统民俗。

原标题 社评:对中国反击泼冷水的人又在装清醒

中美鼓声隆隆,中国全社会为之牵动。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大多数国人都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对政府不希望打贸易战,但面对美方嚣张进攻时不退不躲坚决予以回击的态度高度认同并且支持。团结是当下中美贸易关系紧张以及整个中美关系更加不确定时中国社会相当突出的表现。

然而不同意见永远存在,中国这么大的社会,舆论场上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这两天也有一些对中国做出强硬回击姿态看不惯的人发声,摆出一些“中国怎么做都是错”的理由,给有关贸易战的舆论平添了一些复杂度。

那些声音主要表达的是:中国没理,回击美国是错上加错;中国经济上没有美国强大,根本打不过;打贸易战不利于中国老百姓;就整体上说,贸易战是中国“不韬光养晦”惹出来的。

另外互联网上还流传一些段子,类似于美国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让它砸呗;美国已经站在悬崖边了,喊什么“悬崖勒马”,让它自己往下跳呗,云云。

我们想说,无论前面看似正儿八经的言论,还是后面纯粹发泄情绪的段子,都不是针对当前中国该怎样行动的严肃争论。从本质上说,它们就是一个大社会主流意见之外必然存在一些不同声音甚至对台戏的反映。这些声音的出现不代表中国社会围绕中美贸易争端真的“分裂”了。

首先,全中国都不想打贸易战,因为“闲的”而想与美国“打贸易战玩玩”的人极少极少,是一支可以忽略不计的力量。

第二,美国要悍然发动贸易战,中国实施贸易报复,这是国际贸易最基本的逻辑。全世界10个贸易专家,至少有9个会预期中国这样做。特朗普政府有些狂妄,寄希望于吓唬住中国,中国则展示我们不可能被吓倒,这就是当前中美之间的情形。

第三,少数学者讲中国可能受到的损失,包括中国的某些劣势,无论中国政府还是在贸易问题上支持政府的公众实际上都很清楚,也不避讳。但我方也另有让华盛顿忌惮的优势,关于后一点那些人故意不说。

第四,贸易战的规律是,贸易战发动方的目的往往在于压对方让步,获取更多好处,而不是真的血拼到底,只要己方的损失小于对方就算“赢了”。中国的目标就是要让华盛顿明白,它与中国打贸易战,美方的损失一定会同样很大,而且中方承受损失的能力要比美方高得多。现在我们用警告和布阵让对方明白,如果不够就用真打让对方明白。关于这样做的近乎常识的必要性,发出反对声音的人也故意回避了。

第五,中国老百姓中会有部分人担心贸易战影响自己的生活,但大多数人很容易搞明白,这种影响是特朗普政府强加给我们的,即使届时影响真的显现,大家理解共度时艰的必要性也不难做到。反倒是有少数“明白人”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他们就是要装得“数他们清醒”,他们知道自己的观点边缘,但他们一直寄希望于这么大的中国,边缘也很大,能占住边缘也是有利可图的。

第六,如果仔细看,决不难发现,每次唱反调的总是那些人,他们是中国内部的“逢中必反”者。

不要指望将这样的声音从我们的社会中“删了”,它们的存在就是规律的一部分,从宏观意义上说,它们是主流的“寄生虫”。重要的是主流不能被它们搅了,尤其是当面对外部压力最需要中国强大团结的时候,不要让外部力量通过它们而误判中国的软弱。

Facebook:信息帝国的数据隐患:信息帝国的数据隐患

胡涵

人类第一次铺设跨洋电报成功之后,《泰晤士报》曾难掩兴奋地评论,“当人类创造出如此杰出的工具,使得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可以自由地交流彼此的想法,陈旧的偏见和敌意将不可能持续下去”。

技术乐观主义的论调,是盘踞在人类传播媒介史上的幽灵。每种传播技术出现之初,都会形成一套乌托邦信仰,并出现一群功成名就的信徒。诡异的是,曾自诩追逐信息开放和自由的信徒们,多数都会制造一个新的信息帝国,成为信息透明的敌人。

最近的Facebook数据泄露事件,正让扎克伯格所缔造的信息帝国及其权力浮现在全世界面前。

据《纽约时报》和《卫报》报道,英国一家基于数据分析的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被控利用Facebook的信息管理不力,窃取了高达5000万名Facebook用户的个人资料,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帮助共和党候选人、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投放针对性的政治广告。

其帮助方式,是在个人的社交页面投放迎合选民“希望和恐惧”的内容,来左右中立选民的政治倾向。换句话说,一个曾经被扎卡伯格认为是“开放平等交流”的平台,如今成为了培养和扩大偏见的温室。

数据的隐患和数字传媒权力的暴露,让此前还在社交狂欢的用户们突然意识到了危险迫近。因此,不少人打出了“删除Facebook账号”的口号。

无论什么时代,信息即权力。保管在扎克伯格帝国中的数据一旦外泄,便足以酿成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信息操纵事件。这让我们意识到,Facebook所建立起来的数字媒介帝国究竟蕴藏着多大的权力,以至于哪怕只是一个系统设计上的漏洞,都足以影响美国总统的选举。

从某种意义上说,扎克伯格,和其他建立了类似新信息帝国的人,已经掌握了社会信息权力的“总开关”。

而这起事件,则恰好暴露了一个社会的信息结构存在“总开关”,并且总开关掌握在特定公司手中的威胁。一个技术公司以某种方式,获取了这种总开关的部分控制权,接着,就足以影响大选结果,制造新的流行性恐慌和偏见。

眼下,互联网正走入信息产业的宿命循环。此前,人类每一次传播信息技术的革命,最后都从去中心化的梦想走入了垄断加强化的现实。

曾经,无线电的发明被认为“使地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脑体”;电影的出现,则使得“公立学校的教育成了徒然”;再到1970年代,电视的出现,让研究者相信,“这次变革必将远胜往昔”。

但现实是,信息技术的革命最后都导致新的垄断,并且,坏消息是,每一次的垄断帝国都比之前要更幅员辽阔。

Facebook的风波则暴露了新的特征。最近,很多人在提及信息茧房的概念。所谓信息茧房是指人们的信息领域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所引导,从而将自己的生活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

事实上,单纯的媒体信息流或者单纯的社交关系链,都难以形成一个封闭的信息茧房,唯独Facebook。

在Facebook所创造的社交媒体环境里,Facebook将社交关系和信息流结合在了一起,继而为个体创造了更为安逸的“信息茧房”。你的社交关系决定了你所接触的信息,而你接触的信息,则决定了社交关系的拓展。

这正是Facebook的5000万用户信息足以对舆论甚至选举结果产生影响的重要原因。过往,在美国,如果要实现一个政治上的企图,操纵者可能需要控制一家传媒、发行渠道和话语技巧,才有可能左右舆论。而左右舆论离左右理性判断力,还隔着一段距离。但到了今天,你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数据挖掘公司,或者,只需要与扎克伯格这样的信息帝国掌舵者,达成一种合作关系即可。

你以为自己在平台上安全无虞,但你的所思所想、你的社交结构的总开关却掌控在了他人手中。扎克伯格所建立的Facebook终于从一家“平等交流”的平台,变成了一家垄断信息流的帝国,并且,极有可能在某一天成为技术创新和多元交流的阻碍。

如今,Facebook已经拥有了超过20亿用户,并仍以惊人的速度跟随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而向全世界迈进。这起数据外泄事件恰好发生在一个关键节点:曾被视为新鲜有趣的小发明,如今已成长为有严密秩序和自我目标的商业帝国,而这一帝国里发生的任何风波,都足以改变外部世界的面貌。

在扎克伯格的最新声明中,Facebook似乎并未意识到公众的恐慌,仍沉溺于原有的数据隐私等细枝末节。而这似乎也成了现阶段所有互联网巨头的通病。

出于某种原因,他们习惯对于自身业已拥有的权力语焉不详,或力图低调。但公众已对他们所拥有的信息数据和足以作恶的“力量”提高了警觉。

恐怕,我们即将要面对一个与信息帝国共舞的新时代。如何在信息帝国里保护个人隐私与自我意志,是一门全新的学问。而扎克伯格和Face-book们这样的巨头需要记住,只享受权力膨胀的商业成就却抛弃责任的昨日时光,早已一去不返。

(作者系AI财经社联合创始人)

原标题:疾病缠身与施政不佳或“压垮”,缅总统继任者仍有悬念

缅甸政局突然生变。3月21日,缅甸总统府在脸书上宣布,总统吴廷觉当天上午因健康原因请辞,立即生效。

吴廷觉 视觉中国 资料图吴廷觉 视觉中国 资料图

吴廷觉辞职的消息来得突然,缅甸媒体当天在密集的报道中也只得引述总统府在脸书上发布的声明,而非如往常一般提前得到消息人士知会。不久之后,缅甸联邦议会人民院议长吴温敏也递交辞职,被指是有意接任总统一职。

此次人事变动也令外界关注,在2015年底的选举中大胜后上台执政的民盟政府是否还能继续掌舵?

对此,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副研究员、环孟加拉湾研究室主任宋清润对澎湃新闻()说,吴廷觉和吴温敏辞职,总的来说对缅甸政局稳定的影响有限。他认为,不管是缅甸还是国际社会都知道缅甸政府的实际领导人仍是昂山素季。

研究缅甸问题的清华大学发展中国家研究项目博士研究生姚颖认为,现在的变化应该是与军方达成了基本共识。在缅甸继续推进民主进程、解决若开邦问题以及处理政府和军方关系等议题上,此次人事变动不会带来根本性的改变,仍然是民盟执政,军方依然掌控重要的安全部门。

吴廷觉任职两年“衰老不少”,辞职时机或有深意

吴廷觉2016年3月当选缅甸总统,任期5年。他也是缅甸半个多世纪来首位非军人出身的民选总统。

缅甸官方媒体《环球缅甸新光报》21日报道,日前赴澳参加东盟-澳大利亚特别峰会的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当地时间20日晚间刚刚返回首都内比都。第二日,吴廷觉便宣布了请辞的消息。

还有不到十日,吴廷觉就任总统即将满两年。4月,缅甸全国也将迎来缅历新年。

对此,缅甸萨尔温公共政策研究所(The Salween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所长苏卡皮(Saw Kapi)认为,此时是宣布吴廷觉辞职的妥当时机。当前若开邦等棘手问题已经降温,缅甸政府或许还有这层考虑。

他在接受新加坡亚洲新闻台采访时表示,如果吴廷觉辞职发生在4或5个月之前,当时若开邦等问题十分严峻,其辞职将被认为是本届政府受到压力后不得已而为之。与那时相比,当下局面明显安稳了下来,显然这是宣布他辞职的好时机。

在宣布吴廷觉辞职的声明中,缅甸总统府写道,他想要“休息一会儿”(take a break),并未清楚告知其辞职原因。不过,民盟发言人昂信(Aung Shin)表示,71岁的总统吴廷觉的确是因为健康状况不佳而辞职。

这一说法,也结束了缅甸媒体和民众一段时间以来的相关猜测。

《缅甸时报》22日报道称,今年3月初,吴廷觉与全国纳税者大户出席活动时,其面容和肢体语言均透露出他身体状况不佳。去年9月,他曾前往泰国进行结肠息肉切除手术。新加坡《海峡时报》21日报道称,克钦邦的民盟议员钦貌敏(Khin Maung Myint)表示,总统吴廷觉患有结肠癌。但这一说法并未得到缅甸政府证实。

缅甸前线杂志(Frontier)网站21日报道称,此前近一年间不断有消息称吴廷觉将会辞职,但缅甸政府和民盟官员均一直予以否认。不过,政府曾确认吴廷觉曾数次前往国外就医的消息,最近一次是在今年1月吴廷觉前往新加坡访问时。

3月15日,吴廷觉当选总统两周年之际,缅甸《伊洛瓦底》杂志刊发社论称,与2016年3月时拍摄的照片中相比,吴廷觉在今年的照片中看上去衰老了不少。“他看上去明显更苍白了,以及有承受着压力的痕迹。他的健康状况无疑在下降。”

社论还指出,目前让吴廷觉和昂山素季感到最为头痛的仍是若开邦北部的罗兴亚人问题,同时缅甸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不断加大的国际社会压力。难怪两人看上去均疲惫不堪。此外,吴廷觉在就任演说中誓言政府将尽力实现民众的希望。但两年过去了,令人遗憾的是,他仍未取得看得见的大成果。这并不意味着本届政府无所事事,“不可否认的是从本届政府上台首日开始,便在努力施政。但成绩乏善可陈,政府需要提出更好的实施策略。”

多名高官有望被提名参选总统,吴温敏最有可能

缅甸宪法规定,总统辞职后,联邦议会必须在7个工作日内选举出新总统。这期间由第一副总统代行总统职权。总统府发言人吴佐泰3月21日证实,第一副总统吴敏瑞将出任代总统。

缅甸总统为国家元首和联邦行政长官,由缅甸联邦议会选出。缅甸前线杂志(Frontier)称,由于当初吴廷觉是联邦议会人民院(下院)提名担任总统,人民院议员仍将提名一个人选。接着上下院议员将从下院提名人选以及现任第一副总统吴敏瑞和第二副总统亨利班提育中间投票选出下任总统。

吴廷觉辞职数小时后,民盟资深成员、联邦议会人民院议长吴温敏递交辞呈。按缅甸宪法,辞职后的吴温敏有资格参选新一任总统。

《伊诺瓦底》杂志21日报道称,在内比都、曼德勒等几座大城市担任要职的高官也有机会被提名参选总统。其中包括内比都市政委员会主席兼市长登纽、曼德勒地区首席部长卓敏孟以及马奎省首席部长昂昂莫钮。此外,数名女性竞选人、少数族裔领导人,甚至是非民盟成员的前学生运动领袖敏哥奈也是可能的人选。

不过,多家缅甸媒体认为,吴温敏出任下一任总统的可能性最大。

《缅甸时报》22日报道称,吴温敏与昂山素季关系较为密切,是后者的追随者。即使是人民院反对党巩发党 (USDP)议员吴登吞(U Thein Tun)也坦承,吴温敏更有优势。吴登吞说,“他担任议长的经历将给他创造担任行政首脑、与立法机关维护好健康关系的优势。”

民盟发言人昂信21日则对前线杂志直言,吴温敏将会接替吴廷觉出任总统一职。他说,“我们必须假定吴温敏将会成为下一任总统”。

吴温敏将是第二个吴廷觉?

吴温敏1951年出生于缅甸伊洛瓦底省,后加入民盟,逐步成为民盟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2015年11月当选人民院议员,2016年2月1日被任命为人民院议长。

路透社21日报道称,民盟发言人昂信表示,从民盟创立之日起吴温敏就一直是民盟的忠实党员。在担任人民院议长期间,他与昂山素季工作得很融洽。

缅甸萨尔温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苏卡皮认为,此前在不同的场合,吴温敏都展示了自己的能力。例如在与其他议员或政党有不同意见时,他坚定地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

“回顾他上任2年多以来的表现,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确信,如果吴温敏真的成为下任缅甸总统,他将会比吴廷觉更能发挥影响力。”苏卡皮说。

不过,缅甸国内分析人士预料,昂山素季仍是吴温敏背后掌握实权的领袖。

缅甸著名政治分析师杨妙登(Yan Myo Thein)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说,“总统职位是仪式性的。”

泰国《国家报》22日报道称,反对党巩发党(USDP)发言人南达拉敏(Nanda Hla Myint)表示,他不认为吴廷觉的辞职会导致缅甸的政治气候发生变化,昂山素季有能力继续领导国家。

南达拉敏说:“我们相信,新任总统将会是第二个吴廷觉——能够赢得她(昂山素季)的信任、遵照她的意愿、有能力实现她的愿望以及真心实意听从她的意见。因此,并不会有任何重大的影响。”

此前昂山素季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外国媒体访问时指出,总统没有实权,自己将“作为获胜党的领袖作出所有决策”。在目前的缅甸新政府中,民盟主席昂山素季仍担任国务资政、外交部部长兼总统府部部长以及国家顾问等职务。

宋清润表示,“不管是吴廷觉还是其他人,换了总统之后其实还是主要听从昂山素季的,所以未来缅甸权力的实际架构并不会有大的改变,内政外交大权也仍然会继续在昂山素季手中,这种模式不会改变。”

就未来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政府可能面临的挑战,《缅甸时报》21日指出,不可忽视缅甸军方的因素,曾掌权长达半世纪的军方势力依然强大。在联邦议会中,军方拥有四分之一的预留议席,在修宪时也可行使否决权。另外,国防部、内政部和边境事务部等三个重要部门的部长人选依旧由军方掌控。在若开邦等问题上,民盟政府和军方的分歧仍在。

《伊诺瓦底》杂志21日指出,此前外界预计,对昂山素季来说,她将可能挑选出自己能够信任的、像朋友和知己吴廷觉一样对她完全忠诚的、以及有能力与军方高层改善关系的人出任总统。而对于军方而言,维持现状并且从帮助新总统过渡和选举中收获好评方为明智的做法。

“将军们不太可能捣乱,而是将会观察昂山素季和民盟领导人如何开展下一步的行动。”《伊诺瓦底》杂志如此写道。

责任编辑:张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