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最高检检察长张军:在依法惩治腐败犯罪中继续发挥重要职能作用

新华社北京3月27日电(记者陈菲)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27日在最高检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各级检察机关要深刻认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体制改革,把思想认识统一到党和国家这一重大政治制度改革上来,完善职务犯罪检察工作机制,与监察机关、审判机关互相配合、互相制约,在依法惩治腐败犯罪中继续发挥重要职能作用。

张军指出,各级检察机关要充分履行检察职能,服务保障打好三大攻坚战。要把维护社会大局稳定的要求落到实处,履行好批捕、起诉等职责,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涉枪涉爆等犯罪,依法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深化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专项打击,加大涉医犯罪惩治力度,坚决惩治严重危害中小学生身心健康的欺凌和暴力犯罪。深入推进检察环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完善检察官以案释法制度,既当“护法的卫士”,又作“普法的先锋”。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当地时间26号,由双重间谍中毒引发的英国、俄国外交战到达了新的高潮。美国政府当天宣布,将驱逐60名俄罗斯外交官,并关闭俄罗斯驻西雅图领馆,以作为对此事的回应。

同一天,欧洲多国也同步做出了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决定。其中,乌克兰驱逐13名俄罗斯外交官;法国、德国、波兰分别驱逐4名俄外交官;捷克驱逐3名俄外交官;立陶宛驱逐3名俄外交官并禁止44名俄公民入境;荷兰、意大利、丹麦分别驱逐两名俄外交官;芬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克罗地亚、罗马尼亚各驱逐1名俄外交官。此外,加拿大决定驱逐4名俄外交官。

值得关注的是,第21届世界杯足球赛将于2018年6月14号至7月15号在俄罗斯举行。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日前公开表示,如果有证据证明俄罗斯与近日的“间谍中毒”案有关,英格兰队可能退出俄罗斯世界杯。随后,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表示,英国决定降低出席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代表团的级别。她指出,英国并不打算抵制本届世界杯,英格兰国家队将照常参赛。德国足协主席莱因哈德·格林德尔也发表声明称,德国无论如何都不会抵制俄罗斯世界杯。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告诉中国之声记者,围绕世界杯,英国能做的文章并不大:“我想对英国政府来说,它还是尽量要避免这个事情进一步波及到世界杯。因为近些年来,包括足球世界杯在内的体育活动去政治化,已经是国际社会比较主流的共识。如果说放任所谓的制裁俄罗斯波及到世界杯这种倾向的话,我觉得接下来欧美国家,尤其它的政府,对于民众,对于球迷或者对于本国要参加比赛的球队来说都很难交待。所以在这种背景下,双方也都是把这种针锋相对的报复措施局限在某些领域。我们看到的也就涉及到外交、经济和政府层面,各方也比较默契地避免这一事件向一些非政治领域扩散。”

原标题:四川一家五代7人患同一怪病去世,男子将捐献器官欲破解怪病

代志勇必须借助轮椅才能出行代志勇必须借助轮椅才能出行

当意识到下肢无力、走路容易跌倒的症状不是一种意外时,代志勇心里明白: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今年40岁的代志勇是家族中第八个出现这种“怪病”的人。截至目前,他的母亲、舅舅、表哥等7人已先后去世,无一例外,他们去世的原因,都是最初下肢无力,到最后运动功能逐渐丧失,最后瘫痪死亡。

“怪病”挥之不去,笼罩着代志勇的家族。让他不敢相信的是,就连15岁的外侄也在6年前发病,目前已经完全丧失行走能力。一周前,四川南充一家医院将代志勇接去做了全面检查,根据他的发病症状推测这是一种家族遗传性疾病,但具体病因需要做进一步基因检测。

就在40岁生日前几天,代志勇做了一个决定,死后捐献遗体供医学研究,他希望有一天,有人能破解这个家族“怪病”。

怪病

从外曾祖父到侄儿辈

已有7人因它去世

代志勇一直以为,自己或许能够侥幸逃脱这个家族“怪病”。至少,在他28岁发病之前是这么想的。

2006年,代志勇正在福建做小吃生意,妻子则在老家照顾5岁的儿子。代志勇无意间注意到自己下肢无力、走路容易摔跤的怪症状,而且,这种症状并非意外,是他本身身体机能根本控制不了才出现的症状。

“当时一下就明白,我可能也遭了(怪病)。”代志勇对身体表现出的怪异症状并不陌生,在此之前,他的母亲刘云碧、大舅刘云青、幺舅刘云志以及表哥和表妹,患病前都出现过这样的症状,母亲甚至因为这种“怪病”已经在2003年去世。而在代志勇发病后的几年里,家族中先他发病的另外4个亲人也相继离世。

在代志勇幺舅娘龙文芳的记忆中,刘云碧发病前是干农活的好手,“他们每个人发病都是一样的,就是莫名其妙突然全身无力,走路都没法走了,找了好多医生去看都不行。”

代志勇没有去医院检查治疗,他知道这是绕不开的家族怪病。“表哥之前去检查了的,医生也说这种病没得药物可治,是遗传性疾病,懒得去花冤枉钱。”

在接下来的6年时间里,从最初的勉强行走,到最后需要借助拐杖出行,代志勇亲历了身体机能的恶性变化,却无能为力。到2012年,代志勇“完全成了一个跛子,要拄棒才能走”,他决定回到位于南充市高坪区螺溪镇的老家休养。

“以前我们还不晓得,后来才知道,他(代志勇)外公和外曾祖父,都是因为这种怪病去世的。相当于,我们这个家族有7人都因此病去世。”龙文芳没有见过公公,因为在嫁到刘家之前,公公就因为这种病去世了。

“有人说,这种病只传三代,但现在都已经传到第五代人了,不晓得为什么会这个样子。”龙文芳有些懊恼,因为这种疾病,她失去了丈夫和大女儿刘燕,更让她想不通的是,就连15岁的外孙(刘燕的孩子),也在6年前患病,目前已经完全丧失行走能力。

代志勇很苦恼,“为何这种怪病,只出现在自己家人身上”?

诊断

基因变异的遗传性疾病

不可治但可防

螺溪镇三步桥村位于南充市高坪区,代志勇家的两层小楼,就在村里一片竹林掩映的地方。

3月19日,在代志勇40岁生日第二天,南充一家医院的医护人员听闻代志勇的身体情况后,将其接到南充做了一次全面身体检查。给他做外科体检的谢医生,让他将双手伸出来,然后并拢双手的手指。代志勇费了很大的劲,但大拇指始终无法与食指并拢。

南充家美体检医院业务院长、影像科主任郭伟知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从体检情况来看,代志勇的内脏器官都还比较良好,至于目前所患疾病的病因,医院根据其反映的症状和家族其他人的发病情况分析,这是一种家族遗传性疾病,初步推断可能是进行性肌营养不良。“我们也只是推断,具体病因需要去更大的医院做基因检测才能确诊”。

代志勇的表哥和表妹在去世前,曾前往南充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当时为二人诊治的神经内科教授吴碧华向记者回忆,根据当时的检查结果表明,刘氏兄妹俩所患疾病应该属于基因变异的遗传性疾病,这种病目前还无法医治。她也曾建议刘家去做一次基因检测,以便进一步确诊。

代志勇的儿子现在已经17岁,身体健康,在某职业学校读书,但他没有勇气带儿子去做基因检测,怕知道最终的检查结果。这些年,代志勇目睹了家族中其他亲人因患上怪病去世的情况,他不知道自己的那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

吴碧华告诉记者,刘氏家族所患疾病虽不可治,但可防。比如,有家族遗传病史的婚姻男女在女方妊娠时,先对胚胎做基因检查,一旦发现基因异常立即中止妊娠,避免遗传性疾病在后代身上发生。

生活

每天做俯卧撑

他坚持锻炼减缓病情恶化

眼下正是三步桥村油菜花盛开的季节,但代志勇已经没有能力踏上村里的小路去看油菜花了。他每天的生活圈子,仅限于自己的农家小院。就连二楼的房间,他也有好几年没上去过了,“地上肯定是好厚的灰尘了哟”。

不过,一楼的房间和庭前的小院打扫得很干净。“都是村干部来帮忙打扫的,我这个样子咋个扫嘛。”代志勇双手推着轮椅,从堂屋颤颤巍巍地走到院子里,对于他而言,走动也是一种必要的锻炼。

“虽然这种病治不好,但是我还是要坚持锻炼,这也能减缓病情的恶化。”一天中的大多数时候,代志勇都会坐在轮椅上看电视,而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推着轮椅在屋子或院落里转一圈锻炼身体,晚上睡觉前,他还会在床上做20个俯卧撑和仰卧起坐。

两年前,代志勇托人买回一部家用健身脚踏车摆放在卧室里,每天早上6点起床后,他就骑在健身脚踏车上锻炼半个小时。他一般中午11点左右煮饭,“早饭和中午饭一起吃,省事。”代志勇说,自己可以推着轮椅做饭,还可以炒菜,每天都要吃菜和肉,全靠邻居帮忙去场镇上买回来放在家里。

代志勇说,自己每个月有低保,还有残疾补助,平时政府也会给他送礼物慰问,生活并不成问题。每年,以前的同学也会为自己捐款。

决定

签下器官捐献登记表

“希望研究出治疗这种病的药物”

如今,代志勇说话明显变得很费力,和其他几位去世的亲人一样,患病后,他的语言功能正在无形中慢慢丧失。

他曾目睹了幺舅刘云志去世前的身体情况,四肢肌肉萎缩,说话吐词不清。他似乎看到了未来的自己,他说不想变成那个样子,却又无能为力。2015年,他决定和妻子离婚,儿子由妻子照管,“我得了这种病,她还年轻,可以去重新组建家庭好好生活”。

代志勇知道科学家霍金,他说自己的身体症状和霍金类似,并一度将霍金当成自己的榜样,勇敢地活着。3月14日,当他从手机报上得知霍金去世的消息时,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来类似这种病,真的还治不了”。

代志勇不知道自己会坚持到哪一天,40岁生日前几天,他联系了志愿者,希望自己死后将遗体捐献出来供医学研究,破解家族的怪病魔咒。3月15日下午,南充金彩虹公益协会副会长张忠贵和志愿者陈非凡前往代志勇的家中,为其进行了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

代志勇在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上郑重按下自己的拇指印,“希望捐出来让专家研究,看能不能研究出治疗我们这种病的药物”。对于死亡,代志勇并不惧怕,他说自己没有遗憾了,该走的地方,年轻的时候都去过了,但他唯一牵挂的是儿子,“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留给儿子,希望他将来靠自己的努力去慢慢创造”。

来源:成都商报

原标题:党员干部注意!婚丧嫁娶这些纪律“红线”要当心! 

日前,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倡导移风易俗,将“喜事新办、丧事简办”纳入村规民约,提倡只随礼50元,最高不超过100元,但不坐席。

云南省纪委、监察委近日下发了《关于规范农村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的通知》,明确除为本人及子女操办婚事,为直系亲属操办丧事外,其余事由不操办客事。婚事双方宴请总人数控制在200人(20桌)以内,丧事宴请规模也要规范控制。同宴请每桌菜品不超过12个,每桌费用控制在200元以内。

婚丧嫁娶乃人生大事,郑重操持本不为过。但是,什么样的婚丧喜宴属于“大操大办”?党员干部怎样才能做到不踩纪律“红线”?跟工人君(ID:grrbwx)一起了解下!

判断“红白事”是否属于“大操大办”

怎样算是“大操大办”?中央纪委网站曾刊文,对判定“红白事”是否属“大操大办”给出六条基本判定标准:

一看操办“红白事”是否使用公款;

二看是否使用公物,如公车等;

三看是否使用公产,如免费使用礼堂等;

四看来宾中有无管理和服务对象,是否收其礼金礼品,特别是有无借机敛财;

五看来宾中有无使用公物;

六看是否影响他人休息、破坏环境等。

有地方纪委还出台相关规定,要求各级严格执行“七个严禁”:

严禁以分批次、多地点等方式变相突破规定的规模;

严禁以任何方式邀请管理和服务对象、下属单位干部职工参加婚丧嫁娶事宜,收受管理或服务对象的礼金,借机敛财;

严禁动用公车、公物、公款等公共资源;

严禁以单位名义赠送礼金、礼品;

严禁在本单位或其他单位报销或变相报销费用;

严禁影响正常公务活动、单位工作秩序和社会正常秩序;

严禁搞有损社会公德的庸俗活动和封建迷信活动。

大致三类具体“操作办法”

目前,不少地方都结合实际出台了具体的“操作办法”,一些地区还形成了“报告—公示—曝光”机制,即摆酒前先报告,然后公示准备办多少桌、准备请哪些人,最后纪委通过明察暗访和举报把关,及时曝光、处罚违禁官员。

从“报告”程序上看,有地方要求各级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活动前,必须向所属党组织申报,说明时间、地点、邀请人员范围及数量。针对“曝光”程序,多地要求纪检监察机关充分发挥监督执纪问责职能,组织协调各级经常性地开展监督检查,特别是在重大节假日等操办婚庆喜宴的重要时间节点,集中对各地各单位作风建设情况,以及党员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活动情况进行明察暗访。凡发现在婚丧喜庆活动中不按规定报告、报告与实际不符、违规操办等方面的问题,一经查实,严肃处理。

对于党员干部办婚宴能摆多少桌、收多少礼金、请哪些人等具体问题,各地出台的具体“操作办法”大致可分为三类:

一是限定人数桌数。

二是限定礼金金额。

三是限定宾客身份。

除要求向纪委报告、限定人数桌数等较为常见的规定外,一些地方还对宴席的档次、标准作了规定。而在适用对象方面,不少地方将范围划定为“党和国家工作人员”,一些地方更是明确将离退休人员、农村“两委”班子成员、社区居委会专职人员等纳入监督范围。

违纪行为该如何处分?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八十五条是对党员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中违纪行为的处分规定:

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操办婚丧喜庆事宜,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中,借机敛财或者有其他侵犯国家、集体和人民利益行为的,依照前款规定从重或者加重处分,直至开除党籍。

中央纪委法规室在解答“怎样操办婚丧喜庆事宜才不算违规”时指出:

首先,本条是在原《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八十一条基础上修改而成的,将原条例第八十一条第一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修改为“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重在强调,除利用职权以外,利用职务所形成的影响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也是禁止的,以体现全面从严治党要求;对原第二款未作修改。

其次,本条对党员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中的三类违纪行为作出了处分规定。

一是利用职权或职务影响操办婚丧喜庆事宜,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的。此类行为无论是否大操大办,也无论是否收送礼金,只要该婚丧喜庆事宜是党员利用职权或职务影响操办的,如:使用管理服务对象的人力、物力,并且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

二是借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之机敛财的。其主要表现形式是行为人通过较大规模或者多次请客等形式,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中收取较大数额礼金。

三是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中,有其他侵犯国家、集体和人民利益行为的,如因操办婚丧喜庆事宜,干扰和妨碍正常的生产、生活、工作、营业、教学、科研、交通秩序和其他正常秩序的,或者有造成人员伤亡或者其他重大事故的,等等。

应当指出,禁止党员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操办婚丧喜庆事宜,或借机敛财或者有其他侵犯国家、集体和人民利益的行为,并不是禁止传统民俗。只要注意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形象,注意可能在群众中造成的不良影响,搞简朴、正常的婚丧喜庆事宜,一样体现传统民俗。

原标题 社评:对中国反击泼冷水的人又在装清醒

中美鼓声隆隆,中国全社会为之牵动。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大多数国人都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对政府不希望打贸易战,但面对美方嚣张进攻时不退不躲坚决予以回击的态度高度认同并且支持。团结是当下中美贸易关系紧张以及整个中美关系更加不确定时中国社会相当突出的表现。

然而不同意见永远存在,中国这么大的社会,舆论场上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这两天也有一些对中国做出强硬回击姿态看不惯的人发声,摆出一些“中国怎么做都是错”的理由,给有关贸易战的舆论平添了一些复杂度。

那些声音主要表达的是:中国没理,回击美国是错上加错;中国经济上没有美国强大,根本打不过;打贸易战不利于中国老百姓;就整体上说,贸易战是中国“不韬光养晦”惹出来的。

另外互联网上还流传一些段子,类似于美国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让它砸呗;美国已经站在悬崖边了,喊什么“悬崖勒马”,让它自己往下跳呗,云云。

我们想说,无论前面看似正儿八经的言论,还是后面纯粹发泄情绪的段子,都不是针对当前中国该怎样行动的严肃争论。从本质上说,它们就是一个大社会主流意见之外必然存在一些不同声音甚至对台戏的反映。这些声音的出现不代表中国社会围绕中美贸易争端真的“分裂”了。

首先,全中国都不想打贸易战,因为“闲的”而想与美国“打贸易战玩玩”的人极少极少,是一支可以忽略不计的力量。

第二,美国要悍然发动贸易战,中国实施贸易报复,这是国际贸易最基本的逻辑。全世界10个贸易专家,至少有9个会预期中国这样做。特朗普政府有些狂妄,寄希望于吓唬住中国,中国则展示我们不可能被吓倒,这就是当前中美之间的情形。

第三,少数学者讲中国可能受到的损失,包括中国的某些劣势,无论中国政府还是在贸易问题上支持政府的公众实际上都很清楚,也不避讳。但我方也另有让华盛顿忌惮的优势,关于后一点那些人故意不说。

第四,贸易战的规律是,贸易战发动方的目的往往在于压对方让步,获取更多好处,而不是真的血拼到底,只要己方的损失小于对方就算“赢了”。中国的目标就是要让华盛顿明白,它与中国打贸易战,美方的损失一定会同样很大,而且中方承受损失的能力要比美方高得多。现在我们用警告和布阵让对方明白,如果不够就用真打让对方明白。关于这样做的近乎常识的必要性,发出反对声音的人也故意回避了。

第五,中国老百姓中会有部分人担心贸易战影响自己的生活,但大多数人很容易搞明白,这种影响是特朗普政府强加给我们的,即使届时影响真的显现,大家理解共度时艰的必要性也不难做到。反倒是有少数“明白人”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他们就是要装得“数他们清醒”,他们知道自己的观点边缘,但他们一直寄希望于这么大的中国,边缘也很大,能占住边缘也是有利可图的。

第六,如果仔细看,决不难发现,每次唱反调的总是那些人,他们是中国内部的“逢中必反”者。

不要指望将这样的声音从我们的社会中“删了”,它们的存在就是规律的一部分,从宏观意义上说,它们是主流的“寄生虫”。重要的是主流不能被它们搅了,尤其是当面对外部压力最需要中国强大团结的时候,不要让外部力量通过它们而误判中国的软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