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1号站平台登录 下的文章

原标题:最高检检察长张军:在依法惩治腐败犯罪中继续发挥重要职能作用

新华社北京3月27日电(记者陈菲)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27日在最高检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各级检察机关要深刻认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体制改革,把思想认识统一到党和国家这一重大政治制度改革上来,完善职务犯罪检察工作机制,与监察机关、审判机关互相配合、互相制约,在依法惩治腐败犯罪中继续发挥重要职能作用。

张军指出,各级检察机关要充分履行检察职能,服务保障打好三大攻坚战。要把维护社会大局稳定的要求落到实处,履行好批捕、起诉等职责,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涉枪涉爆等犯罪,依法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深化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专项打击,加大涉医犯罪惩治力度,坚决惩治严重危害中小学生身心健康的欺凌和暴力犯罪。深入推进检察环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完善检察官以案释法制度,既当“护法的卫士”,又作“普法的先锋”。

原标题 社评:对中国反击泼冷水的人又在装清醒

中美鼓声隆隆,中国全社会为之牵动。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大多数国人都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对政府不希望打贸易战,但面对美方嚣张进攻时不退不躲坚决予以回击的态度高度认同并且支持。团结是当下中美贸易关系紧张以及整个中美关系更加不确定时中国社会相当突出的表现。

然而不同意见永远存在,中国这么大的社会,舆论场上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这两天也有一些对中国做出强硬回击姿态看不惯的人发声,摆出一些“中国怎么做都是错”的理由,给有关贸易战的舆论平添了一些复杂度。

那些声音主要表达的是:中国没理,回击美国是错上加错;中国经济上没有美国强大,根本打不过;打贸易战不利于中国老百姓;就整体上说,贸易战是中国“不韬光养晦”惹出来的。

另外互联网上还流传一些段子,类似于美国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让它砸呗;美国已经站在悬崖边了,喊什么“悬崖勒马”,让它自己往下跳呗,云云。

我们想说,无论前面看似正儿八经的言论,还是后面纯粹发泄情绪的段子,都不是针对当前中国该怎样行动的严肃争论。从本质上说,它们就是一个大社会主流意见之外必然存在一些不同声音甚至对台戏的反映。这些声音的出现不代表中国社会围绕中美贸易争端真的“分裂”了。

首先,全中国都不想打贸易战,因为“闲的”而想与美国“打贸易战玩玩”的人极少极少,是一支可以忽略不计的力量。

第二,美国要悍然发动贸易战,中国实施贸易报复,这是国际贸易最基本的逻辑。全世界10个贸易专家,至少有9个会预期中国这样做。特朗普政府有些狂妄,寄希望于吓唬住中国,中国则展示我们不可能被吓倒,这就是当前中美之间的情形。

第三,少数学者讲中国可能受到的损失,包括中国的某些劣势,无论中国政府还是在贸易问题上支持政府的公众实际上都很清楚,也不避讳。但我方也另有让华盛顿忌惮的优势,关于后一点那些人故意不说。

第四,贸易战的规律是,贸易战发动方的目的往往在于压对方让步,获取更多好处,而不是真的血拼到底,只要己方的损失小于对方就算“赢了”。中国的目标就是要让华盛顿明白,它与中国打贸易战,美方的损失一定会同样很大,而且中方承受损失的能力要比美方高得多。现在我们用警告和布阵让对方明白,如果不够就用真打让对方明白。关于这样做的近乎常识的必要性,发出反对声音的人也故意回避了。

第五,中国老百姓中会有部分人担心贸易战影响自己的生活,但大多数人很容易搞明白,这种影响是特朗普政府强加给我们的,即使届时影响真的显现,大家理解共度时艰的必要性也不难做到。反倒是有少数“明白人”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他们就是要装得“数他们清醒”,他们知道自己的观点边缘,但他们一直寄希望于这么大的中国,边缘也很大,能占住边缘也是有利可图的。

第六,如果仔细看,决不难发现,每次唱反调的总是那些人,他们是中国内部的“逢中必反”者。

不要指望将这样的声音从我们的社会中“删了”,它们的存在就是规律的一部分,从宏观意义上说,它们是主流的“寄生虫”。重要的是主流不能被它们搅了,尤其是当面对外部压力最需要中国强大团结的时候,不要让外部力量通过它们而误判中国的软弱。

Facebook:信息帝国的数据隐患:信息帝国的数据隐患

胡涵

人类第一次铺设跨洋电报成功之后,《泰晤士报》曾难掩兴奋地评论,“当人类创造出如此杰出的工具,使得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可以自由地交流彼此的想法,陈旧的偏见和敌意将不可能持续下去”。

技术乐观主义的论调,是盘踞在人类传播媒介史上的幽灵。每种传播技术出现之初,都会形成一套乌托邦信仰,并出现一群功成名就的信徒。诡异的是,曾自诩追逐信息开放和自由的信徒们,多数都会制造一个新的信息帝国,成为信息透明的敌人。

最近的Facebook数据泄露事件,正让扎克伯格所缔造的信息帝国及其权力浮现在全世界面前。

据《纽约时报》和《卫报》报道,英国一家基于数据分析的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被控利用Facebook的信息管理不力,窃取了高达5000万名Facebook用户的个人资料,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帮助共和党候选人、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投放针对性的政治广告。

其帮助方式,是在个人的社交页面投放迎合选民“希望和恐惧”的内容,来左右中立选民的政治倾向。换句话说,一个曾经被扎卡伯格认为是“开放平等交流”的平台,如今成为了培养和扩大偏见的温室。

数据的隐患和数字传媒权力的暴露,让此前还在社交狂欢的用户们突然意识到了危险迫近。因此,不少人打出了“删除Facebook账号”的口号。

无论什么时代,信息即权力。保管在扎克伯格帝国中的数据一旦外泄,便足以酿成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信息操纵事件。这让我们意识到,Facebook所建立起来的数字媒介帝国究竟蕴藏着多大的权力,以至于哪怕只是一个系统设计上的漏洞,都足以影响美国总统的选举。

从某种意义上说,扎克伯格,和其他建立了类似新信息帝国的人,已经掌握了社会信息权力的“总开关”。

而这起事件,则恰好暴露了一个社会的信息结构存在“总开关”,并且总开关掌握在特定公司手中的威胁。一个技术公司以某种方式,获取了这种总开关的部分控制权,接着,就足以影响大选结果,制造新的流行性恐慌和偏见。

眼下,互联网正走入信息产业的宿命循环。此前,人类每一次传播信息技术的革命,最后都从去中心化的梦想走入了垄断加强化的现实。

曾经,无线电的发明被认为“使地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脑体”;电影的出现,则使得“公立学校的教育成了徒然”;再到1970年代,电视的出现,让研究者相信,“这次变革必将远胜往昔”。

但现实是,信息技术的革命最后都导致新的垄断,并且,坏消息是,每一次的垄断帝国都比之前要更幅员辽阔。

Facebook的风波则暴露了新的特征。最近,很多人在提及信息茧房的概念。所谓信息茧房是指人们的信息领域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所引导,从而将自己的生活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

事实上,单纯的媒体信息流或者单纯的社交关系链,都难以形成一个封闭的信息茧房,唯独Facebook。

在Facebook所创造的社交媒体环境里,Facebook将社交关系和信息流结合在了一起,继而为个体创造了更为安逸的“信息茧房”。你的社交关系决定了你所接触的信息,而你接触的信息,则决定了社交关系的拓展。

这正是Facebook的5000万用户信息足以对舆论甚至选举结果产生影响的重要原因。过往,在美国,如果要实现一个政治上的企图,操纵者可能需要控制一家传媒、发行渠道和话语技巧,才有可能左右舆论。而左右舆论离左右理性判断力,还隔着一段距离。但到了今天,你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数据挖掘公司,或者,只需要与扎克伯格这样的信息帝国掌舵者,达成一种合作关系即可。

你以为自己在平台上安全无虞,但你的所思所想、你的社交结构的总开关却掌控在了他人手中。扎克伯格所建立的Facebook终于从一家“平等交流”的平台,变成了一家垄断信息流的帝国,并且,极有可能在某一天成为技术创新和多元交流的阻碍。

如今,Facebook已经拥有了超过20亿用户,并仍以惊人的速度跟随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而向全世界迈进。这起数据外泄事件恰好发生在一个关键节点:曾被视为新鲜有趣的小发明,如今已成长为有严密秩序和自我目标的商业帝国,而这一帝国里发生的任何风波,都足以改变外部世界的面貌。

在扎克伯格的最新声明中,Facebook似乎并未意识到公众的恐慌,仍沉溺于原有的数据隐私等细枝末节。而这似乎也成了现阶段所有互联网巨头的通病。

出于某种原因,他们习惯对于自身业已拥有的权力语焉不详,或力图低调。但公众已对他们所拥有的信息数据和足以作恶的“力量”提高了警觉。

恐怕,我们即将要面对一个与信息帝国共舞的新时代。如何在信息帝国里保护个人隐私与自我意志,是一门全新的学问。而扎克伯格和Face-book们这样的巨头需要记住,只享受权力膨胀的商业成就却抛弃责任的昨日时光,早已一去不返。

(作者系AI财经社联合创始人)